2007年4月16日 星期一

羅馬古城

經過多天睡至日上三竿,今天終於不再以自然甦醒法起床,鬧鐘準時7:30便把我叫醒,我便趕緊摸出門到街上找Share Taxi去Abdali長途巴士站,周一早上滿街都是趕著上班上學的民眾,繁忙時間便不用想坐的士了,結果我在Share Taxi站旁找到了一個到Abdali的巴士站,便跟人排隊逼巴士,不一會便去到Abdali車站,不過剛好送車尾走了輛去北部Jerash的中巴車,便去旁邊的茶水檔買了杯熱咖啡等下一班車,可是因為買咖啡的客人太多,等了好一會我的咖啡才煮,去Jerash的中巴車便要馬上開了,只好小心翼翼地拿著杯滾熱辣的咖啡上車出發。

上車才發現車上的乘客大都是年青男女,原來都是去北部的大學城返學,中巴車出了安曼市後一路沿著高速公路跑,到了大學城後大半的乘客都下車了,跟著車子便駛入小路,還未到9:30便來到Jerash小鎮,當見到羅馬古城便在公路轉彎處的油站叫停下車,想不到自己從安曼坐車來Jerash古城原來是這麼容易的,那麼明天自己坐車去邊境應該不會太難吧?

哈德良門 Hadrian's Arch

繼前天下了幾場雨後,這兩天安曼一帶都是天陰陰的,偶爾天公還會灑幾點雨下來,剛來到Jerash古城天色也是陰沉沉的,不過就在古城入口前便有一大片黃黃的油菜花襯托著後邊的哈德良門,總算為古城加添了點生氣。

因為早到,入場售票處也是冷清清的,意外是古城門票竟然比LP裡的標價加了近一倍價(JD5加至JD8),看來近年美元貶值之快,也開始影響到中東的旅遊業了。入場後穿過哈德良門(古羅馬帝國的五賢帝之一),便是一座賽馬場Hippodrome,外邊還掛著一個廣告牌說每天中午都有復古的羅馬軍團表演,應該會幾有趣吧?不過剛才的門票實在有點兒貴,如果唔係我都會仲有Budget再睇下表演的。

從Hippodrome出來便遇到一個泰國大叔遊客,在來中東的遊客中他可真是稀有品種了,不過這位大叔行程可比鴨仔團還要緊迫,他問我知不知道這裡下午有沒有巴士到死海那邊,原來他想一天內搞掂Jerash和死海遊,雖然約旦是一個很小的國家(坐巴士從南端的Aqaba跑高速公路到北端敍利亞邊境關卡不用半天時間),但這裡的公共交通都是以首都安曼為中心點,我想他趕時間的話應該先在安曼包的士才出來好了。這時便聽到入場處傳來一陣陣強勁的喧鬧聲,後邊竟然來了一大班約旦的中小學生來旅行,當中一大半都是女生,不知是否為一年一度的學校旅行而感到格外的高興,成百名女生聚在一起高聲嬉笑玩鬧,在中東旅行平日都沒有機會見到幾個女仔,但這時一大群女生跑出來便有這樣驚人的震撼力度,還是避之則吉走為上著,趕緊鑽進前邊的古城裡去。

橢圓形廣場的石柱陣
石柱走廊Cardo Maximus

賽馬場後邊有一個巨形橢圓形石柱廣場Oval Plaza,廣場後邊連接著一條長長的石柱走廊Cardo Maximus,這些石柱長廊都是羅馬古城的標準配置,要知道一座羅馬古城的大小和繁榮程度,只要看看石柱陣的長度和有多少根石柱便可知道一二,想當然就是石柱越多便越有富貴,所以按當時的標準來說,能夠蓋了個超大石柱廣場和這條長長的石柱走廊,再加上一座賽馬場和南北兩座劇場,便說明Jerash當年的財力有多雄厚了,加上羅馬帝國滅亡後這一帶沒有多大發展變遷,所以過了千多年後Jerash仍是世界上保存得最好和最有規模的羅馬古城之一。

石柱走廊Cardo Maximus

石柱長廊陣的西邊山上還有一大片神殿的廢墟,其中一座神殿在羅馬後期被改為基督教堂,但現在只剩下幾根參天巨石柱,和在門口攞檔賣紀念品搵食的老鄉,其中一根石柱基座有一條剛好可橫放入手掌寬的石縫,有一個阿叔便專門在這裡為遊客“講解”,然後拉著遊客手把手塞進石縫,再用力推上面的巨石柱,這時遊客便會感到手掌剛好給石柱壓住,我在旁邊看那班老外遊客玩得幾過癮,不過條石柱整天給那個大叔在推搖,滴水成河,誰知道那一天石柱會給阿叔推到移了位,真的把人家的手壓扁了呢?

Synagogue Church 的參天巨石柱
係時候拜神了(注意右下角), Synagogue Church

在古城裡玩了大半天便離去,經過賽馬場時見到幾個古羅馬士兵全副武裝站在門口招徠遊客,原來下午2時還有一場復古戰爭表演,看到場內古看台上坐了一大班學生,想是為學校旅行的加場表演吧?我見當中還有一個老外阿叔在門口指揮著一班士兵拉著一班歐美遊客入場,原來那位阿叔便是訓練這伙古羅馬士兵的教頭,這位阿叔可是瑞典人仕,因為著迷於羅馬帝國的歷史和專心鑽研羅馬軍團的戰術,後來更成為研究古羅馬軍團的專家,曾在多套有關古羅馬戰爭的荷里活電影和電視劇裡作軍事指導員,更在約旦的Jerash古城建立了研究古羅馬軍團的訓練基地,順便訓練了一班本地人表演古羅馬戰爭來賺點遊客錢,想來中東多國都有不少羅馬古城的遺跡,但以場地(夠大,交通又算方便),旅遊業發展(人氣夠旺)和政治經濟穩定(社會比較開放,人工又不太貴)的因素來說,就只有在Jerash搞這行生意最合適不過了,我只在門口“偷拍”了幾張相便閃了,不過如各位有機會到約旦Jerash,記住入場睇下表演,回來後跟我說說好不好看啊!

春回大地, Church of St Theodore 的廢墟
古羅馬軍團的真人Show, Hippodrome
大群來旅行的女學生, 哈德良門

臨離開時又遇到一個在Petra Valentine Inn裡遇過的法國仔,想不到又在這裡碰頭,跟著我去坐中巴回安曼,先上了一台中巴車,上車時問明是去安曼,可是才行了兩個街口便把我放下轉車,原來司機是載我到“去安曼的車站”,真係搵笨,越發覺得約旦D巴士佬真係冇乜好人。坐巴士回到安曼的Abadli車站,又想學今早一樣坐巴士回市中心,點知因為認錯巴士車頭的路線牌上錯車,車子上了一條天橋後穿過了一條隧道(這時才知原來小小的安曼城也是有行車天橋和穿山隧道的),我又不知給車到安曼市的那裡去了,便趕緊在隧道口另一端的天橋下車,心想乜今早去Abadli幾時有經過一條隧道的呢?

下車後下了天橋沿馬路走進民居,邊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甚麼認得的地標,心中想著難道每次來到安曼都難逃在市區裡迷路的命運?幸好才行了一會便見到一座巨形的有水泥上蓋的巴士站,這東西不就是在羅馬劇場旁邊的Raghadan巴士站嗎?總算是知道身在何方,虛驚一場。

一路走回市中心的旅館,隔著馬路只見Samer哥正在旅店的露台在呆呆地看風景,可能真是近來生意清淡沒事可忙吧?回到旅店便趁空拉著Samer問明天怎樣坐車去敍利亞邊境,他說如果遊客沒有先辦好敍利亞簽証,一般過境去大馬士革的長途巴士和Share的士都怕麻煩是不會接載的,所以我只有自己去邊境過關,如能順利辦好入敍簽証,再在關卡找巴士繼續行程,大不了也可以坐巴士回安曼。他還說最好是走高速公路連接著新開的Jabir關,不要試走舊公路的Ramtha關,因為Jabir關是大關卡和較為外國遊客常用,起碼那邊的關員有較高的機會曾見過我這本奇呢的特區護照,和關員可能以前曾處理過香港人就地辦簽証的經驗,成功機會較大,Samer還叫我如果成功入敍的話,之後記住要跟他說一聲,等以後再有香港遊客問他時可以幫忙,真係好人了。

安曼鬧市中的Cliff Hotel, Samer哥正站在旅店的露台上癡癡地呆望街景

晚上我座在旅店客廳飲杯熱朱古力和看Samer跟一班日本遊客玩UNO,遇到一個澳洲和一個敍利亞青年,幾個人便一齊聊聊天,那個法國仔和我跟著都要去敍利亞,敍利亞青年也是剛在埃及旅行後過來,那個澳洲青年則剛從敍利亞過來,跟著要到以色列和埃及,看來到中東旅行的人一般都會走好幾個國家,不是從南邊埃及北上,就是從土耳其南下到埃及去的,大家一說起旅程裡的交通,便發現各人在約旦坐巴士時都曾遇到些不好的經歷,齊聲同意約旦的巴士佬是全中東裡最賤格的。

跟著又說起敍利亞的簽証,法國仔和澳洲仔都是一早便在老家辦好了敍利亞簽証,所以不明白為何香港人竟然沒法在自己國家辦簽証(聽說敍利亞駐中國北京大使館辦旅遊簽証一定要有介紹信才成),要到邊境白撞這麼奇怪,不過那個敍利亞仔叫我不要擔心,因為敍利亞自911事件後被薯仔總統封為甚麼“邪惡軸心國家”,硬是給老美妖魔化成為恐怖主義分子的天堂,於是遊客量大跌,所以最近便不明文地放寬了在邊境辦入境簽証的限制,所以我明天應該有很大機會辦到簽証的。

有Samer的教路和聽了敍利亞仔的分析,心中對明天能否順利進入敍利亞總算有個底,但是去旅行入境搞到好像是要偷渡闖關般,連能否辦到簽証都沒有十分把握,隨時要有心理準備給打回頭,到時不知是用那張4月18日從以色列回香港的機票提早結束行程打道回府,還是坐飛機到土耳其,又或是再接再厲另找口岸闖關去呢?真係諗起都煩,不過今天玩了一整天也沒有感到多少身痕,迷路危機也算是有驚無險地安然渡過,總算是好兆頭,明天只有隨遇而安,順其自然,希望也能像今天的旅行般有驚無險地順利進入敍利亞繼續我的中東之旅。(2008/3/30)